频道导航_fororder_广告1
荆楚大地
新闻热线:027-88153686
军运会特许商品员工店开业军运会城市志愿者招募计划超额完成 武汉市逾21万人报名武汉水马抽签结果出炉百家校媒走进劲牌 体验保健酒标杆的“工业智慧”“天地握手”特技首次在中国上演【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湖北神农架大九湖坪阡古镇:“奶奶的土吊锅” 寄托创业和亲情黄冈五运会9月在蕲春揭幕【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金丝猴见证神农架生态修复转型【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我的家在神农架 日益兴旺的金丝猴“大家族”【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端起“生态碗” 吃上“旅游饭” 神农架绿水青山为村民换来金山银山【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萌猴过境请躲闪!神农架国家公园动物保护有妙招【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云间湿地“——神农架大九湖“世界飞行者大会”十七只候鸟将与动力伞一起表演飞翔2019年渡江节严查“酒游”武汉“水马”开始报名 1700个名额等你抢江岸:贯彻新理念 推动新发展 长江金岸入画来世园会“湖北日”7月上旬举行力争第五次参加奥运会 林丹无惧队内竞争武汉羽毛球亚锦赛开拍奥山控股:“冰雪产业”澎湃来汉绿漾大江——“画”说长江大保护武汉江夏区委书记发邀请帖:欢迎更多优秀人才追梦圆梦“江湖好汉”激情开跑汉马建始石门:种花种果搞旅游 幸福日子有奔头全国各路“跑神”热切关注 汉马成货真价实“最热赛事”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首场测试赛在摔跤场馆举行蕲艾带动百亿产值 蕲春平均每天新增两家涉艾企业快来领物品 准备开跑了 汉马呼唤“江湖好汉”访湖北省楚商联合会会长陈东升:打造“永不落幕”健博会大同辽金元文物展在武汉博物馆举行“伏脉千里”青年版画家创作交流展开幕“大满贯”汉马4月14日开跑 看国内高手刷成绩清明小长假 恩施地心谷玩的不一样山沟里的车城:新中国“白纸绘新图”的缩影《神农架古树大全》出版发行军运马术场有哪些“黑科技”军运会测试赛4月启幕29匹军运比赛用马征得中文名武汉体院东田径场改造封顶2019汉马完赛奖牌揭开面纱2019“青山绿水红钢城·奔跑吧”活动开跑多处断面告别劣V类 通顺河水质达30年来最好水平南湖排口整治攻坚 全力确保军运会前南湖水体无异味军运会开闭幕式场馆两路气源管完工“东马”将于3月23日开赛 参赛选手可免费畅游眉山景区城湖相融、还湖于民——武汉东湖“变身”记7大场馆备军运 光谷沙场秋点兵全国人大代表罗杰:加快实施全民健康管理行动计划全国政协委员王红玲:支持湖北设立全国农业碳交易中心庆“三八” 交响组曲《江姐》在汉首演

山沟里的车城:新中国“白纸绘新图”的缩影

2019-04-01 16:45:17|来源:新华每日电讯|编辑:苏喜茹|责编:石丽敏

山沟里的车城:新中国“白纸绘新图”的缩影

▲车城十堰。 陈黎摄

山沟里的车城:新中国“白纸绘新图”的缩影

  1966年10月,37岁的刘书泽,背着当兵时用过的背包,手里拎着洗脸盆和鞋子,站在拥挤的列车上,想象着她将要踏足的一片陌生土地。

  一路上,她不停地转火车,从长春到了北京,从北京到武昌,再辗转到丹江口,继而坐上了一辆破旧的中巴车,坑坑洼洼的公路上,一路走一路颠,终于到了鄂西北的一条山沟里。

  同一年里,成千上万的建设者涌入这片山地间。山,是秦岭与大巴山;地,乃“秦楚咽喉”之地。绵延于四省边界的这片深山密林,在古代曾是有名的战乱与流放之地。

  直到发轫于上世纪60年代中期的“三线建设”,大批工业与国防项目在中西部山区布局开来,背靠大山、面向神农架丛林的鄂西北山地,才被现代工业文明彻底“激活”。秦巴山沟里的十堰小镇,开始建设共和国的第二汽车制造厂。二三十年后,昔日的山沟小镇,迅速崛起为闻名全国的汽车之城。

  进入新世纪,曾经因“靠山、隐蔽”的地理优势被时代选中的“幸运儿”,却又被偏远闭塞的山区地形所限,一度引以为傲的东风汽车(前身为二汽),把总部迁到了交通便利、发展环境优越的武汉。在一片“工业空心化”“废都”的唱衰声中,湖北十堰在痛苦涅槃后走向了重生。

  山沟崛起汽车城

  “一张白纸没有负担,能写出最新最美的文字,画出最新最美的图画。”

  如今,已经90岁高龄的刘书泽,对当年看到的那一幕仍记忆犹新,山沟里零星散落着一个个土坯房,做饭的房里没有窗户,炊烟直接从草房顶的角缝间钻出来。落脚后,她被安排住在一户老乡家里,“房子中间吊了一张木板,就是我的床铺,旁边还放了一口为老人准备的棺材。”

  这个后来成为“汽车城”的偏远山沟,因当地人在河流上拦河筑坝十处而得名“十堰”,当时属于湖北省郧阳专署郧县的一个小镇。

  在中国地形图上,长达4000千米的昆仑—秦岭纬向构造系,犹如一条巨龙横卧在华夏大地中部,它的西段是昆仑山,东段是秦巴山地。十堰镇所属的郧阳,便位于秦巴山地的东部,它北依秦岭,南靠巴山,面向神农架丛林,汉水横贯其间,区域内有武当山,形成山地、谷地、小型盆地相间的复杂多样地形。

  在农业社会,山峦纵横的地形,始终让鄂西北与农业发达无缘,反而因这里的深山密林多利于起义军活动,成了一片让封建朝廷颇伤脑筋的区域。

  人们熟知的明末农民起义军首领李自成、张献忠,就曾率众数十万人,在秦巴山区出出进进,在此地滞留20余年。清代嘉庆年间,王聪儿率领数十万白莲教起义军,于郧阳境内南北转战,东西冲杀,活动达两年之久。

  湖北汽车工业学院人文学院教授杨立志介绍,在古代,这里地处区域交界地带,封建统治力量薄弱。群峰绵延,林深丛密,“九山半水半分田”的地形,决定了人们难以挖掘这里的农耕潜力,历史上的“繁荣”时期,多因流民在战乱中逃难至此。

  西晋末年,战乱不息,天灾人祸频繁发生,陕西关中一带老百姓成千上万流徙至此。到了明清两代,朝廷为了管理这地方的流民,不得不设立一个跨越鄂、豫、川、陕交界的行政机构——郧阳抚治,管辖着4省8府9州65个县的1000多万人。

  直到新中国成立后,山峦起伏、沟壑纵横的鄂西北,赶上国家建设的发展机遇,才终于被现代工业文明彻底“激活”。

  1953年,毛泽东主席提出“要建设第二汽车厂”的构想。然而,从构想变成现实,二汽的筹建却多费周折,单是厂址选择就在武汉、成都、长沙间几经变更。

  上世纪60年代中期,由于国际形势的变化和国防的需要,中央决定实施“三线建设”,在中西部的三线后方地区,开展大规模的工业、交通、国防基础设施建设,重新提出二汽建设。

  偏远落后的鄂西北山区,显露出独特的战略优势。二汽筹备组经过多省市勘察后,最终把厂址选定在符合“靠山、分散、进洞”条件的秦巴山沟小镇十堰。

  新中国成立之初,面对一穷二白的面貌,毛泽东主席曾信心百倍地说过:“一张白纸没有负担,能写出最新最美的文字,画出最新最美的图画”。

  从构想到现实,历经十多年的艰难抉择,建设者们终于开始在鄂西北的“一片白纸”上,绘就一幅新的车城图画。此后,在毛泽东主席“要建设第二汽车厂”的豪情指引下,十堰沉寂千年的群山被发展民族汽车工业的壮丽事业唤醒,开始了这座车轮上的城市创建崛起的传奇。

  1966年10月,当刘书泽从长春一汽千里迢迢来到十堰山沟里时,隶属于郧阳专署均县的老营镇,突然变得异常热闹,武当山下这个只有几十户人家的小镇,迎来了当时的国家计委、一机部、湖北省委等部门及30多个单位的设计人员共500多人,他们正在激烈地讨论着二汽的建厂方针和总体布置方案。

  做文秘工作的刘书泽,曾是二汽第一任厂长饶斌的秘书。她回忆,老营镇的会议提出适应中国情况,生产世界上一流的中国式汽车产品,创造中国式的汽车工业发展道路,“因为一汽按照苏联的工厂与组织设计,设备大部分来自苏联援助,二汽要自力更生建成,在生产制造上要有新产品、新工艺、新材料、新装备。”

  芦席棚里造汽车

  操着天南海北地方方言的数十万建设者们,向这个曾经寂静的小山沟涌入。

  在今天的十堰城区穿行,宽阔整洁的道路,高层住宅与写字楼相间林立,繁华的现代化城市景象,令人很难想象它曾经的落后面貌,更难以想象这里曾被长期贴上了“战乱”“流放”的历史“标签”。

  有着“秦楚咽喉”之称的鄂西北,自古便是兵家必争的前哨要地。战国时期,秦楚两大强国势均力敌,战事时有发生,鄂西北不少地方一时为秦占领,一时又为楚夺回,归宿反反复复,因而有“朝秦暮楚”之说。秦汉时期,这里成了遭流放宗室近臣的最终归宿。

  近代以来,鄂西北曾是一块被血与火浸透过的红色土地。十堰市档案馆资料显示,这片红色土地上,留下了红三军主力与红二十五军的革命足迹。解放战争时期,李先念、王树声等率中原突围部队在此创建了鄂豫陕、鄂西北两块根据地,陈赓兵团挺进鄂西北,创建鄂豫陕解放区。

  新中国成立之初,藏在山沟里的十堰镇仍是一幅偏远落后的图景。据十堰市档案馆资料记载,当时的十堰镇中心地带只有百十户居民,几家小商铺,现代工业一片空白,被人们形象地戏称为“重工业是铁匠铺,轻工业是豆腐坊”。

  跟刘书泽一来就有屋舍住相比,孙长海却没有那么幸运。当年19岁的孙长海,刚到十堰镇时,他像大多数二汽建设者们一样,只领到了两条竹席,随后就被组织起来到山上砍树,回来搭建芦席棚,里面打上大通铺,算是有了宿舍。

  操着天南海北地方方言的数十万建设者们,向这个曾经寂静的小山沟涌入,来自一汽的干部、技术人员成为建设二汽的骨干力量。

  工人们用干打垒、搭芦席棚的方法建造厂房,一条山沟一个厂,当时为了保密,27个工厂都以代号命名,厂区分布在东西长32千米,南北宽8.5千米的二十多条山沟里。

  1969年,二汽大规模建设开始。同年,十堰市成立,由郧阳专署领导。自此,共和国又一座现代汽车工业城市诞生在鄂西北的崇山峻岭之中。二汽创业之初,十堰镇还未通电,建设者们便在夜晚挂上一盏盏马灯,在芦席棚里开发制造汽车。1970年,二汽人用榔头和台钳,在四面透风的芦席棚里打造出第一辆军用越野车——EQ240,以马力大、速度快、轻便灵活、视野开阔等特点而闻名,是我国生产的第一代军车中的重要车型。

  8年后,二汽调集5吨载重车和2.5吨越野车各1000辆,在保卫祖国边疆的战斗中一战成名,二汽车因此被誉为“英雄车”“功臣车”。

  城市像个大工厂

  长春一汽结束了中国人不能造汽车的历史,十堰二汽则结束了中国人不能自己造汽车的历史。

  新中国成立初期,毛泽东曾概括说:“现在我们能造什么?能造桌子椅子,能造茶碗茶壶,能种粮食,还能磨成面粉,还能造纸,但是,一辆汽车、一架飞机、一辆坦克、一辆拖拉机都不能造。”

  在东风猛士车原总工程师孙铁汉看来,长春一汽结束了中国人不能造汽车的历史,十堰二汽则结束了中国人不能自己造汽车的历史。

  进入新世纪,年过六旬的孙铁汉再次“出山”带领团队,历经五年时间自主研发出东风猛士越野车,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使得东风猛士在多项指标上超越美国悍马,载着中国维和部队在海外担任维和使命。

  1973年,十堰市升格为地级市,为湖北省直辖。如今,担任东风公司老科协会长的孙长海印象中,这是一座先有厂后有城的城市,过去它更像是一个大工厂,几条道路连接着一个个小工厂,工厂内部电影院、游泳馆、学校等功能俱全。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是十堰的“辉煌时期”。1985年,二汽汽车产销量、上缴国家利润和税收,均占全国汽车企业的60%以上。那个年代,二汽职工们从令人艳羡的企业福利中共享着二汽的辉煌,“最好的时候,每个厂都有采购车队,跑到全国各地拉后勤物资”。

  二汽也为十堰带来了荣光,上世纪90年代,在一份中国步入小康水平城市的列表中,十堰市是湖北省唯一入表的城市,十堰在全国城市综合实力中排名第22位,与武汉、西安、郑州等历史名城同台竞争。1994年10月,郧阳地区和十堰市合并,仍称十堰市,辖丹江口市、郧县等五县一市两区。

  时光荏苒,一条山沟一个厂的情景,已成为这座城市遥远的记忆,改革开放之初只有30平方公里的小城,如今已经变身为100平方公里的现代化城市,过去一条条山沟在城市规划中渐渐融合,十堰不再像个大工厂,有了城市的模样。

  兴也闭塞痛也闭塞

  高山峻岭赐予了这里一片滋润的“世外桃源”,后来却把它围成了一个逼仄的闭塞之地。

  今天,首次来到十堰的人们,对这座城市的最初印象,除了随处可见的汽车工业印记,恐怕就是林立的高楼大厦。土地资源有限,城市沿山谷而建,人口大量增长后,城市就不得不向空中生长。

  过去高山峻岭赐予了这里一片滋润的“世外桃源”,后来却把它围成了一个逼仄的闭塞之地,在注重高效率与低成本的发展时代,偏远隐蔽从优势变成了发展的劣势。

  诞生于十堰的二汽,逐渐成长壮大后,空间之困日益凸显,甚至成为制约发展的“命门”。1992年,二汽更名为东风汽车公司,而在8年前,它已在同省“邻城”的襄樊选址建设铸造三厂,作为满足车企未来发展需要的第二基地。

  “东风走的时候,说了一句话,假如十堰能提供一个300亩的连片土地,企业都不会迁走”。十堰市发改委高新技术科科长黄承业,对2003年东风公司总部从十堰迁至武汉时的情景记忆犹新。在黄承业看来,工业用地不足,交通发展滞后,曾是过去影响东风与十堰发展的两大核心瓶颈。

  在古代,十堰所在的鄂西北地区,却是重要的交通要道,自古便是湖北进入川、陕的要冲,唐代的驿道可北通南阳,东至襄阳,西至安康,南至巴东;各地香客朝拜武当山的神道在明代已通达四周邻省;境内先民们开辟了到四川贩盐的盐道。

  抗战期间修筑的老白公路,更是沟通了鄂北抗日前线与川陕后方的联系。上世纪70年代建成通车的襄渝铁路,为开发鄂西北、陕南和川东地区创造了条件。

  只不过,交通的单一与落后,导致深藏大山之中的城市,在现代经济发展中难免效率降低,不得不付出更高的成本。“2003年以前,没有高速公路和机场,交通闭塞,物流成本高,投资商不愿意到十堰。”黄承业说。

  先厂后城,是十堰独特的城市发展逻辑,长期以来“大工厂、小城市”的特性,使得十堰积累下太多的交通、文化、基础设施等历史欠账。“工业用地不足,工厂搬不出去,工厂与城市陷入空间之争。”

  “东风打个喷嚏,十堰就会得感冒。”很多年前,人们如此形容东风公司对十堰的重要性。这个比喻不无道理,那些年,东风公司在十堰的工业结构中一直占到70%至80%的份额,其他地方工业只有20%多。

  2003年,十堰市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速从2002年的13.9%滑落到4.1%。“经济的体制性和结构性矛盾依然突出,中小企业发展不快,民营经济规模小,经济外向度不高,整体竞争力不强。”2004年年初,十堰市政府工作报告中这样总结经济社会发展存在的问题。

  东风总部的迁走,让车城十堰得了场“重感冒”。“社会舆论开始讨论十堰的工业空心化问题,车城会否变成一个‘废都’,十堰工业发展进入了长达五年之久的阵痛期”。十堰市经信委副主任唐顺苹说。

  痛苦涅槃后的重生

  当用地和交通不再是发展掣肘时,十堰完整的汽车产业链,又成为其他地方无法比拟的优势。

  2019年1月23日,十堰市茅箭区东城工业园,占地3100亩的东风商用车车辆工厂内,生产线上自动化的机械吊臂,吊着发动机和车头整齐有序地移动、起落,每5分钟就有一辆东风天龙或东风天锦卡车下线,两条生产线年产能达8万辆。

  工业园区内,一排排出厂的卡车“列队整齐”。在十堰东高速路口,一辆辆满载小轿车的卡车驶过,一派忙碌的景象,在努力向外界展示着车城十堰在涅槃重生后的新发展活力。

  当时间回到16年前,痛定思痛之后,十堰开始着手解决束缚发展的两大难题,10多年间通过山地整理和用地调整,新建了一批工业园区,开展老工业区搬迁改造升级。

  “2003年以后,交通的大发展,打开了曾经闭塞的山城。”十堰市发改委副主任宋永林介绍,2003年汉十高速通车,实现十堰高速路零的突破;2016年通航的武当山机场,已经开通23条航线、通达34个城市;设计时速350公里的十(堰)西(安)高铁、(武)汉十(堰)高铁正在加快建设中。

  曾经一“车”独秀的工业结构正在改变。唐顺苹介绍,过去10多年,十堰先后启动了“中小企业成长工程”“双亿工程”,逐步形成以中重型商用汽车为主,电力、冶金、化工、建材、医药、设备制造等为支撑的现代工业体系。

  宋永林介绍,近些年,地方工业企业在十堰的工业结构中,已经占到60%以上。

  车城十堰在痛苦涅槃后实现了重生。

  当用地和交通不再是发展掣肘时,十堰积累下的成熟产业工人,完整的汽车产业链,又成为其他地方无法比拟的人力资源与产业基础优势,过去的劣势得到了弥补,车城的产业优势得以凸显。如今的十堰,正在吸引着东风公司一些板块企业的回流,多种车型的商用车借着“一带一路”的“东风”走出国门销往沿线国家。

  “老工业”的生态新路

  依靠汽车,却不依赖汽车,逐渐形成了“一主四大四新”的现代产业体系。

  2018年冬天,鄂西北落了几场雪,行走在雪花飘落之中,却并不觉得冰冷彻骨,这地方的冬天,能感受到一丝温润。

  地处秦巴山区的十堰,北有秦岭山脉对北方冷空气的阻挡,南有大巴山系对西南暖湿气流的拦截,因而有了“冬寒而不寒,夏热而不热”的舒适感。

  在这座宜居宜业的城市,人们讲着普通话、东北话和河南等地的方言,传承着“质朴、进取、奉献”的品质,于大山大河间形成了包罗万象的开放胸襟。

  十堰城区东南20公里外,著名的道教名山武当山连绵四百多公里,宏伟玄妙的古代建筑群与秀美神奇的自然景观互为映衬,营造出“仙山琼阁”的意境。倘若幸运赶上雪天,武当山上金顶覆白雪,冰霜映红墙,山间银装素裹,玉树琼枝,身在其间,宛如人在仙境。

  素有“举世无双胜境,天下第一仙山”美誉的武当山,已成为十堰旅游业的一张亮丽名片。山之北,又是一幅灵动的山水画,清水碧透的丹江口水库,是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核心水源地。这些年,十堰丹江口市践行绿色发展理念,严守生态红线,大力推进库区环境保护,确保一库清水永续北送。

  如今,一个个老牌的汽车工厂从十堰中心城区搬出,通过升级改造后,按照现代化企业物流的规划与布局,落户在新建的工业园区,昔日的重污染企业全部关闭,过去依赖人工操作的设备换成了自动化。

  这座老牌工业城市正在向着绿色生态工业发展方向阔步前行。

  31岁的“二汽子弟”王智珑,在省城读完大学后回到十堰,在陈旧的厂房里做着一份时尚的事业,他的团队正在为曾经的二汽“20”厂量身定做文化创意园的规划。

  老工业搬迁正在进行。不久之后,城区遗留下的老厂房,将变成一个个工业创意园、东风文化艺术中心、汽车博物馆等文化旅游基地。在十堰市旅游委副主任周义波看来,未来这些文化旅游基地,既可以留住城市的“汽车工业乡愁”,也能发展工业旅游壮大第三产业。

  如今,作为十堰的主导产业,汽车整车生产能力达到百万辆级;生态文化旅游、能源、现代服务、绿色有机农产品加工“四大”产业实现了新提升;智能装备制造、生物医药、节能环保、新材料“四新”产业点燃了发展新引擎。十堰依靠汽车,却不依赖汽车,逐渐形成了“一主四大四新”的现代产业体系。

  2018年10月18日,国务院公布批复《汉江生态经济带发展规划》。作为汉江流域重点城市,十堰迎来新的重大发展机遇。加快培育壮大战略性新兴产业,打造先进制造业基地,建设优质农产品基地,着力建设“现代新车城,绿色生态市”……

  曾经面临“工业空心化”、患了“重感冒”的“汽车之城”十堰,以勇于突破自我、不断改革的精神,成功实现了突围与重生,正在向世人展现生机勃勃的发展新活力。(新华每日电讯记者完颜文豪)

相关新闻

国际在线版权与信息产品内容销售的声明:

  • 1、“国际在线”由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主办。经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授权,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独家负责“国际在线”网站的市场经营。
  • 2、凡本网注明“来源:国际在线”的所有信息内容,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复制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
  • 3、“国际在线”自有版权信息(包括但不限于“国际在线专稿”、“国际在线消息”、“国际在线XX消息”“国际在线报道”“国际在线XX报道”等信息内容,但明确标注为第三方版权的内容除外)均由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统一管理和销售。
  • 已取得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使用授权的被授权人,应严格在授权范围内使用,不得超范围使用,使用时应注明“来源:国际在线”。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任何未与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签订相关协议或未取得授权书的公司、媒体、网站和个人均无权销售、使用“国际在线”网站的自有版权信息产品。否则,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将采取法律手段维护合法权益,因此产生的损失及为此所花费的全部费用(包括但不限于律师费、诉讼费、差旅费、公证费等)全部由侵权方承担。
  • 4、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国际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此类稿件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5、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请在该事由发生之日起30日内进行。